0925-062-290
驗證碼錯誤,請重新輸入:
請輸入手機門號:
發驗證碼到手機
重發驗證碼
發送驗證碼
分類:其他記事
暱稱  chan
我一心只想王寶釧
1385
0
1
2016-07-10 17:20:23
我想書寫一位女子,在這樣一個鼓勵前衛的時代,她傳統的可愛卻可恨。

  徐佳瑩一曲《身騎百馬》,紅遍兩岸三地,紅的不單是那把清澈的嗓音,更是那段你不預想在流行樂裡聽到的,我身騎白馬走三關,改換素衣回中原,放下西涼無人管,一心只想王寶釧。

  《薛平貴與王寶釧》在台灣民間為人所知的程度,不亞於一眾賺人熱淚的偶像劇,它或許可以說是以「千金女與窮小子」為題材中,最成功的傳統故事。桑原戲妻後一曲七字調,「相府花園初相逢,春蘭長街尋花郎,花園贈金你對我講,接得彩球配鸞凰⋯⋯」娓娓道出薛平貴從民間皇子、潦倒貧民,到西涼國王、懿宗皇帝,落魄時千金垂青,被俘時公主下嫁的傳奇際遇,薛平貴的人生故事儼然是一部勵志的成功傳記,他是整本《紅鬃烈馬》的主角,所有故事的中心,1980年代電視歌仔戲的黃金時期,在近十小時的《薛平貴》裡,楊麗花成功令這個角色深植入每個觀眾心裡。然而儘管楊麗花唱腔精絕,卻從未唱出我對薛平貴的好感,比起這個人生勝利組的男人,我更喜歡犯傻的王寶釧。

  犯傻的王寶釧,在禮教吃人的時代,是提倡貞節烈女最好的形象;在現代女權者的心中,會是令人唾棄、撫額嘆息反面教材,我對她恨鐵不成鋼,但我同時又無法不喜歡她,她是每個少女在純真時犯下的痴傻。薛平貴西涼被俘,娶了代戰公主,儘管一開始或有不願,但他們生兒育女,眼看薛平貴已愛上鮮活大膽的公主,他的紅玫瑰令他幾乎可以忘卻白玫瑰。我們奚落王寶釧的冥頑不化,為了一個音訊全無甚至另娶他人的丈夫苦守寒窯,然而薛平貴是她的夢中情人,從他的面貌出現在夢中,她便把純情交給了他,而後的十八年,她不是在償還這個天真的美夢,她只是等著一個人回來,回到她守護編織好多年的夢。這美夢並非專屬於王寶釧,少女情懷總是詩,妳讓一個人住進詩裡,他便成為你傷痕累累也要保護的柔軟,他是好是壞也罷,總在心裡為他留著打理好的窯洞。妳唸著東風不來,三月的柳絮不飛,卻更盼望他唱著身騎白馬走三關,改換素衣回中原,希望他幡然醒悟,或妳終於長大。

  我很喜歡葉青歌仔戲版本裡,薛平貴和王寶釧的一段對話,王寶釧對著剛交代完十八年往事、仍被拒於門外的薛平貴要求,請他往後退一步,然後再退一步,薛平貴不解其意的照做,直至踩到一處崖壁,薛平貴笑著對門內說,彷彿這只是妻子未經思考、孩子氣的任性:「寶釧,後面已經沒路了阿!」門內的王寶釧,塵染的容貌,破敗的素衣,她說:「後面若有路,你會回來嗎?」

  柴橋分手十八載,你不見血書不歸來。你駕坐西涼銀安殿,我在寒窯受煎熬。富貴西涼,破瓦寒窯,若是後面有路,我令你一路退後。

  你會回來嗎?
延伸閱讀
提昇國際能見度,藝術家榮耀金卓獎
小鎮漫遊趣,優質遊程評選出爐 ,多元玩法夯寶島
川味飄香台北,李雪辣嬌10年慶
二零一九 綠生活實踐年
華人卓越顧問大賞2019.Taipei 圓滿成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