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25-062-290
驗證碼錯誤,請重新輸入:
請輸入手機門號:
發驗證碼到手機
重發驗證碼
發送驗證碼
分類:家庭家族
暱稱  有故事
紅糟雞湯
570
0
0
2016-05-11 14:18:50
  自小對家族常有種奇異的感受。父系社會下的威權意象,相對與母親的家庭族群更為親近,似乎是件奇怪的事。任何有關傳統人倫上的祭祀、與親族間的深刻連結,似乎永遠都只能是個局外人。童蒙的印象總是模糊的片斷記憶,但總有些畫面特別清明。

  固定回到文英和上國的家中,吃,總是不分什麼界線的。晚飯時,孩童是沒有資格上桌的。對比於圓桌上正襟危坐、相互勸酒的大人,孩子們總是拎著一只添滿白飯的瓷碗和一雙筷子,蜂擁而上地撲向餐桌,急忙夾好了滿滿一碗菜就得趕緊下到廳堂中的沙發,就著大方几,一人一大碗公的開懷咀嚼,有如蝗蟲過境般的光景,也不知究竟餓了幾天。

  但餐桌上的菜色是不會少的。文英為了每周回來的兒女團聚,一大早便趕忙上菜市場廝殺。上國配著燒酒必吃的生魚片、大兒子嗜吃的螃蟹、小兒子拎回來的海鮮、小孫子愛吃的滷肉、鮮蝦、醉雞、全魚……不擺滿一桌菜,彷彿就沒了中國人團聚的主軸。

  文英能作菜。

  她的菜能下飯,也能下酒。誰也不明白有著平埔族血統的她,究竟去哪學來的道地福州菜,僅憑著懷念家鄉味的上國極稀微的記憶,卻也作得八九分相像。

  而每到寒冬,灶上那一大鍋的紅糟雞湯更讓人懷念。甫端上桌,慢燉了一整天的雞湯冒著熱氣,滾燙著,撲鼻而來濃重的薑香。紅豔豔的色澤,浮著一層薄薄晶亮的油光,撈起一湯勺,便見到湯裡的紅糟融成一小團一小團柔軟芳香的顆粒。剁成大塊,已被湯汁浸潤成淡紅的帶骨雞肉,雞皮上同樣泛成淡淡油光,和褪去鉛華的淺紅,用筷子一戳,柔潤嫩滑的肌理絲絲剝開,不油不柴,滿口的香。

  發酵的味道濃重,小時候總不喜那幽微的發酵酸味,一塊塊大塊雞肉,配上艷紅色的湯水,大人們一句無心的玩笑,說那是吸血鬼才喝的湯,造就我每回看到這道湯品,畏之唯恐不及,總得小心翼翼、狡猾地避開餐桌上的殷殷勸菜。

  也不知是哪日起,也許是個過於寒冷的冬天。勉為其難喝了一口暖胃,卻驚訝於雞湯的醇厚溫潤,在濃重口味的福州菜系中,倒也可稱淡雅。不住地又多盛了幾碗喝下,享受雞湯帶來的溫醇和暖意。
  卻突然發覺,桌上的雞湯,早已不再是文英親手熬煮;而幾時自己,竟也輪上圓桌了。



故事提供:陳苓甄
延伸閱讀
我的母親是裁縫師
哨聲響起
讓我們一起走過
氣泡
外婆的滷肉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