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25-062-290
驗證碼錯誤,請重新輸入:
請輸入手機門號:
發驗證碼到手機
重發驗證碼
發送驗證碼
分類:焦點人物
暱稱  有故事
郭梅
745
0
1
2016-05-12 13:47:42
  郭梅的幼年疊於日治時期尾端,受了些許日本教育後,即回歸高雄旗津漁村裡充斥台語的環境。雖生在烈陽高照的南部,郭梅卻渾身白皙的皮膚,有著一雙像海一樣深邃的眼睛,身材修長。上有三兄三姊,父母以養蚵為業。十八歲時許給同村落長她三歲的孫金朝,從此冠了夫姓,漸漸的,她生命的角色身份新增了母親。因著家境不豐足,丈夫性格柔弱,郭梅擔起了家裡多數的軛,白日在外獨自買賣布料,傍晚歸家尚須料理家務與孩子。

  郭梅在二十出頭的年紀,每天於市集的往返工具是一輛中古腳踏車,後座架了一塊洗衣板,洗衣板上坐著兩個幼齡的孩子,車前裝載要出售的布料。在攤子上除了招呼眼前往來的行人,轉身還需照料稚子,經濟不好的時候,郭梅每餐吃的就是一碗淋醬油的白米飯。隨著子女日漸增加,經濟負擔加重,郭梅比以前更早出門,延遲回家,只為著能增加售出的機會,盡氣力使布疋不會動也不動的躺在攤子上。

  歲月與能力的積累使郭梅的布疋生意提升許多,但因郭梅僅國小畢業,自卑於所識不多,堅持每個子女的教育是「能讀就讀」,所以用日日的勞苦去換取子女的教育經費,數十年以自己為柴薪,拔擢了幾個生命,成就了一個家。

  郭梅的六個孩子裡,一個讀至五專,五個大學畢業。

  而我的母親是孫郭梅女士的第三個孩子。

  我想起今年暑假返家與媽媽閒談時,她憶及母親節主日禮拜,教會發放康乃馨使大家別於胸口,因媽媽失恃,所配的是月白色花株。她手接下皚皚的康乃馨,剎那間思維全被洗的空白,呆佇望著胸前的花發愣。外婆過世兩年餘,媽媽未曾抗拒去意識這個事實,而是在那個時刻,像是對著敷滿塵埃的陳舊物品呼了一大口氣,折疊收藏進深層的情緒被再度展開。

  我想起外婆甫過世的那些時日,凌晨起床去廁所行經走廊,瞥見餐廳洩出幾絲光線,定睛一看,是媽媽挑著小黃燈,低著頭謐然的書寫。隔天早晨上學經過餐桌,瞧見媽媽未闔上的日記本,第一行寫著「親愛的母親:」,大概是給外婆寫的信?我當下不忍續讀,因為腦中浮現媽媽講起外婆為了攢錢,炎日裡工作渴了捨不得買飲料喝時,微現淚光的泛紅雙眼。終有一日,我亦會成為一個失去母親的人,到時的我能否同媽媽與外婆分開一般,在她離開的時候,可以用靜靜的眼淚去傷懷,在她離開以後,可以用默默的書寫去抒發,在白色康乃馨別上胸口時,腦子可以只有一段空白,縱然心緒大慟?

  我想起小時候元宵節,媽媽帶我在菜市場買了一個裝電池的櫻桃小丸子造型音樂燈籠,推開按鈕,空氣裡盈滿的音樂是〈世上只有媽媽好〉:

  世上只有媽媽好,有媽的孩子像個寶。
  投進媽媽的懷抱,幸福享不了。
  世上只有媽媽好,沒媽的孩子像根草。
  隨著風兒飄落,幸福那裡找?



故事提供:陳酈亭
延伸閱讀
我們是雙胞胎
我的家庭
外婆的滷肉飯
家有冒失母